西部法制传媒网 > 视点·深度

江锋和他的三位所长师傅

作者:本报记者 李煜
发布:2019-04-30 来源:

本报记者 李煜

俗话说: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商洛市山阳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的民警江锋在基层派出所工作的7年间,有幸得到了三任所长的教诲。他们既是江锋工作上的领导,更是言传身教的师傅。7年里,江锋从来没有叫过他们一声“师傅”,然而内心却一直把他们当作师傅。

粗中有细的雷所长

2008年7月,22岁的江锋顺利通过了招警考试,被分配到山阳县公安局法官派出所。时至今日,江锋仍记得所长雷云为他们“接风”的场景。

当晚,雷所长自掏腰包请几个新警吃饭,后来才明白,名曰“接风”,实为“现场摸底”。在简单的饭桌上,雷所长以茶代酒给江锋他们“敬酒”,三言两语就掌握了几名新警的情况。这次“摸底”后,社会经验犹如一张白纸的江锋,成了雷所长的“小跟班”。每逢出差、下乡走访、接处警,“小江,我们走”这句话就成了雷所长的口头禅。

江锋记得2008年腊月的一天早上,天空阴沉,寒风凛冽,他和同事们围炉取暖。“小江,这两百块钱你拿去买点米面油放到车上,中午我们去铁炉子村下乡。”雷所长边掏腰包边给江锋他们安排事务。“下乡干吗要买这些东西?”“话咋这么多?去了就知道了。”在下乡途中,好奇心强的江锋忍不住又问了一遍。雷所长告诉他:“作为一名新片警,只有跟当地群众交上朋友,才有利于收集社情民意,便于开展基层工作。你是第一次去这个辖区最偏远的村庄,年关临近,初次打交道不能两手空空。”原来是这样啊,江锋这个“警营菜鸟”似懂非懂。江锋现在想来,这不就是雷所长传授他自己领悟的“枫桥经验”嘛!

循循善诱的吴所长

2009年4月底,雷云调任山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,吴义平成为法官派出所的新任所长。吴所长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,爱好武术,也擅写散文、诗歌,且疾恶如仇,在山阳公安队伍中有着“吴大侠”的称号。

吴所长到任后不久,江锋他们这批新警分批回到警校参加了3个多月的初任培训。随后的4年多时间,江锋先后经历了责任区民警、户籍民警、内勤民警等工作岗位,并在春节值班期间遭遇了至亲骤逝的情感打击、缺乏窗口工作经验而被群众指责的内心彷徨、不会写材料的万般无助。吴所长就像是江锋的长辈一样,经常利用所内备勤、驱车下乡等时间,给他做思想工作,或鼓励、或批评、或教育、或讲解,江锋也由一名内心失落的“小青年”、一名不会开展窗口工作的“莽撞人”、一名不懂综合业务写不出半页材料的“门外汉”而逐步成长起来。

教导有方的陈所长

2013年8月,陈贻怀就任法官派出所所长。陈所长知识储备丰富,在开展基层警务工作过程中,时常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2014年夏天,法官派出所辖区某村发生一起因宅基地纠纷引发的打架案件。陈所长带领江锋他们前往事发地点处置。他没有直接前往当事人家里,而是同江锋他们3名民警分头前往村组干部、当事人亲属家了解情况,然后又专程驱车从双方当事人家门口绕行返回派出所。第二天,再次按照前日行程开展工作。第三天,其中一方当事人主动打来电话请求处理纠纷,陈所长带队出警后并没有急着开展工作,而是同双方分别拉起了家常。第四天,陈所长集中发力,充分发挥进得了门、说得上话的“优势”,对双方逐一劝导,最终取得了双方的信任和配合,解开了邻里间的“死疙瘩”。调解结束后,陈所长对江锋他们说:“基层工作方法不是一成不变的,处理矛盾纠纷重在找到根源和主要症结。宅基地纠纷看似小事,往往需要很大的精力才能妥善处理,这个就需要把握时机、换位思考、灵活机动、情理交融。”听了这番语重心长的话,江锋恍然大悟,在陈所长身上看到了智者的风采。

在日常工作中,陈所长还注重量体裁衣、对症下药,结合俗语、典故及个人成长故事等,对思想有波动的民警进行教育,帮助其解决思想困惑;对业务有短板的民警,充分运用课堂教学法、实战辅导法等方式,帮助他们提升业务能力。

师者,传道授业。江锋的所长师傅们没有惊天动地的传奇故事,但他们与辖区群众有着深厚的感情,对青年民警谆谆教诲,用奉献和真情传承公安事业。